Google 20年:它该担忧的,以及该担忧它的……

2018-09-17 06:15:30 / 打印

(题外话:是的,你并没有看错,这并不是书写错误或编辑错误,我在这里坚持用“Google”。于我而言,始终习惯不了“谷歌”。之所以现在一直坚持使用付费VPN最主要、最简单的一个原因,就是使用英文版Google,仅此而已——虽然付费频率从最开始的每年到每季度,再到如今的每个月。)

从一个表示公司名称的名词,到人们耳熟能详的一个动词,Google并没有用太长的时间。它并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搜索引擎,也并不总是“在线搜索”的同义词,但这家成立于20年前的公司,现在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使用互联网的方式——无论它是改善,还是“为非作歹”。

Google在1997年注册成为域名。20年前,互联网上的网站数量在百万级别,相互之间的连接紧密度并不像今天这样。虽然当时用户可以选择雅虎、AltaVista和AskJeeves等搜索引擎,但要想在当时的互联网上更快、更准确地搜索、筛选出自己想要的结果,无疑是一个噩梦——今天至少改善了一些。

与其他搜索引擎依靠关键字来为用户完成搜索而不同的是,Google使用PageRank算法,这种全新的网页排名算法将网站的受欢迎程度置于相关性之上。

这种算法使网站之间的连接变得更加紧密,最后的结果是:越受欢迎的网站在Google搜索期间出现得会越频繁,而那些不受欢迎的网站很快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和记忆中了。通过所谓的“反向链接”(backlinking),越来越多的网站互相链接在一起,这促成了Google在硅谷迅速崛起,也让它在随后的日子里彻底改变了世界。

在线广告收入是当今互联网上最主要的赚钱方式之一,但在20年前,互联网尚处于发展初期,在线广告还是一个尚未开发的金矿。当时还很年轻的Google,最早意识到在线广告的潜力,于是开始围绕这一点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现在,全世界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或多或少地依靠在线广告来赚钱,与20年前所不同的是,这些公司使用的是Google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让自己在互联网上更容易被用户搜索到。

当时的互联网公司除了在搜索引擎上竞争外,还通过为用户提供电子邮件服务来争夺网络流量,这其中就包括Hotmail和Yahoo Mail。另外,当时还不为大众所使用的虚拟日历在不同的平台上不能兼容使用,而像MapQuest这样的地图网站也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道路交通状况。不同的公司,在不同的平台上推出各自不同的产品和服务,各不兼容,这为用户带来了另一个噩梦。

Google通过创建自己的类似产品和服务——如Gmail和地图——让自己成为互联网服务(产品)的集中地,将所有这些服务集中到Google这一家公司上。在最近几年,Google的产品还扩展到社交网站(Google+)、在线沟通工具(Google Hangout),以及云计算存储(Google Cloud)。而Google Docs、Google Sheets和Android移动智能设备操作系统等产品也让Google由以前极客范儿十足的公司,逐渐成为大众眼中的“生活方式”品牌。

在硅谷,失败的公司都有各种不同的失败,而成功的公司似乎都有两个惊人的成功因素——斯坦福大学、车库。Google自然也不例外,占尽了这两个因素。

Google的两位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都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生,像当时的许多互联网初创公司一样,也是从一个车库开始的。

在公司成长的过程中,Google收购了一些规模较小的初创企业和其他公司,随后将它们的技术整合到自己的产品中。例如,Google在2005年以1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视频流媒体服务商YouTube,使其迅速走红。2014年,Google还收购了音乐流媒体服务商Songza,并将其整合到自己的音乐服务GooglePlay中。

2008年,Google发布了自己的网络浏览器Chrome,并迅速扩大了其用户量,以与Mozilla的Firefox和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展开竞争。2010年,Google凭借Nexus进入智能手机领域——Nexus最终于2016年被Pixel所取代。

2015年10月,Goog进行重组,成立了Alphabet控股公司,Google仍是旗下的主要子公司。如今,Google在世界各地几乎都设有办事处,截至2018年3月,该公司拥有超过8.5万名员工。

然而,伴随着公司的成长壮大,以及Google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力和融入度的不断提高,这家一直声称自己“不作恶”的公司,已经引发越来越多的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对其隐私侵犯和数据挖掘的担忧。在一些人看来,如今的Google,虽然在世界上的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已经占据了75%的PC端搜索流量和90%的移动端搜索流量,并正在向其他科技领域(传感器、自动驾驶)大肆拓展,但它也正与其最初的座右铭背道而驰,相去甚远。有人坚信,Google在可以见到的未来中,将越来越处于“统治”地位。

毫无疑问,在成立20年后,Google的搜索引擎已经成为智能手机、在线视频、电子邮件、地图等领域的主导力量。而正因为其无处不在的服务的成功,以及对数十亿沉迷于其产品上的用户的敏感信息的深度窥探,让世界各地的监管者和立法者不断质疑该公司是否已经变得过于强大。

如今,Google的市值约为8000亿美元,其搜索引擎的地位依然根深蒂固,它仍是互联网的主要门户网站,其数字广告业务在今年有望创造约1100亿美元的营收。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全球80%的智能手机都运行在该系统上。更何况,Google还运营着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最受欢迎的网络浏览器Chrome、最受欢迎的电子邮件服务Gmail,以及大多数人都在使用的Google地图。

如今的Google,经常被拿来与微软进行比较。1998年,也就是Google成立的那一年,美国监管机构对微软通过其Windows操作系统获得的权力感到非常担忧,以至于开始考虑要强行分拆微软。尽管微软最后并未受到影响,但与美国政府的多年斗争,以及与欧洲监管机构的其他诉讼纠纷,使微软陷入困境,一时间止步不前,并分散了注意力,失去了在互联网和移动智能终端上的崛起机会,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却成就了Google和苹果两家公司的崛起。

Google现在正面临着与微软当初一样的命运。下一家公司会是亚马逊吗?

曾经辉煌一时的Google,正在逐渐失去光环,并成为靶子,在政府的瞄准镜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9月5日,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Twitter 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现身华盛顿,出席国会就有关俄罗斯操纵互联网服务以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听证会,听证会由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组织,在众议院举行。参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主席、卡罗莱纳州共和党议员理查德•伯尔(Richard Burr)在听证会开始时提到了社交媒体的发展前景,随后又补充说:“我们也了解到社交媒体面对腐败和信息滥用方面的脆弱程度。这方面最糟糕的例子绝对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对我们的民主构成了威胁。”

除了这两家公司外,理查德•伯尔还邀请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CEO拉里•佩奇出席听证会。但Google拒绝了这一邀请,只是提交了公司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尔克(Kent Walker)的一份书面证词。Google的缺席,被立法者嘲笑为“傲慢”("arrogant")。议员们还在听证会上留出了一个空位,意在提醒人们注意到Google的缺席。

在此之前,欧盟委员会已经对Google处以总计78亿美元的罚款,因为该委员会认定Google不公平地使用搜索引擎来突出自己的服务,并在Android上非法捆绑其产品,这违反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和相关法律条款。

Google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但这并未阻止欧洲监管机构调查其他可能存在的不当行为。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认定Google基本上已经遵守了商业和隐私相关法律五年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一些美国监管机构现在提出了对这家公司的商业策略和隐私行为展开新调查的可能性。

所有这一切都向我们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一家公司可能会在未来10年为保护其在前20年建立的帝国而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