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话秋风

2018-10-05 16:15:53 / 打印

八千里路雲和月②

居然和“毒霸网址大全”搏斗了两个小时……

IE9与谷歌浏览器(能打开,但上传图片卡死)都无法打开“微信公众平台”,最后选择了“火狐浏览器”。

今早(或者是昨晚?)英子对我说:你还是活在你自己的世界里叭!

对此?我压根就不想表态。

每个人,难道像跗骨之蛆一般活在别人的世界里?那不是人,是走肉。

觅着童年的记忆,行走在这处小区内,应该是二楼,或者三楼?最后一次来“江孩”家里,是他父亲去世那年,如今想来,江孩的父亲去世的太早,应该只有五十岁左右。

敲二楼的门,但很久都没反应。于是咚咚咚又跑到一楼按二楼的门铃,二楼的门终于开了,复跑上去,瞅见是一位耳聋眼花的大爷。

询问他:“大爷,请问这是不是江孩的家?”肯定不是,但又能怎么问?

大爷说不是。

拱手躬身,辞别大爷。又噌噌噌直奔三楼,记忆里幼年期都把这栋楼跑滥了,因为上世纪的1980年初到克拉玛依时,我就住在这里,童年小伙伴的第一梯队,也全在这里。

尤其江孩与海子,在虎子还没有来之前,与我关系最好。

想是下午五點就要去上海,而江孩早已在上海娶妻生子,若是能在上海遇见江孩,一起吹吹牛叙叙旧,那该多好?

可是与他失联多年,最近的一次遇见他,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晚他“玩黑社会”,领着一帮小兄弟去闯我们体校打架?结果被体校的人一顿胖揍,追着屁股在体校满院子奔逃,当我赶到拦下众人,却也是鄙夷对他说:“你和你的人快滚吧”居然敢触犯我体校虎威,高年级的男队员那晚幸好不在。

却也为此对他内疚多年。

奔上三楼,敲左手门,半天没人开,红星新村这一栋算是克拉玛依市最早的楼房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由江苏海门建筑施工队所建,如今却显得是那么破败不堪。

不甘心,于是转身又敲响右手门,真好,门开了,出来一位老阿姨,美丽的老阿姨。

“阿姨,江孩家是不是住这里啊?他家只有兄弟俩,哥哥是小涛”。

美丽老阿姨的听力似乎也不太好了,印证半天,说:“江孩啊?他现在在上海呢,小涛和他老婆如今住在这里……你是哪位?”

“我叫玄子,小时候,我家就住在这里,后来搬到对面的武装部里,但我那时天天往江孩家里跑,我们这一帮人有江孩、小涛、蛋蛋、喜子、淘气、亮亮”

“对对对!就是他们!”美丽老阿姨一听我报出这么多小孩的姓名,笑的合不拢嘴。

“阿姨,我今年都四十四岁啦!但我印象里从来没敲过您家的门?您家里肯定是女儿叭!捏哈哈哈!”

美丽老阿姨笑弯腰:“是的!是的!我们家女儿小婉,她今年和你差不多大”

女儿?女儿?这么美丽的老阿姨,女儿一定美丽非凡?我怎么就没成为美丽老阿姨家的女婿哈?他妈我当初干什么去了?成天就知道和江孩那帮屁孩玩尿泥去了?错过如此美丽的一位女小朋友?

胡思乱想仅是一瞬,我又问:“阿姨,请问江孩与小涛的母亲呢?也去上海了?”

“去世了,江孩父亲去世三年后,母亲也去世了,在上海去世的。”

我勒个……

为什么三十年在我这里仅是三天,在别人那里却恍如隔世……

美丽老阿姨说小涛和他媳妇都非常忙碌,只有中午和晚上回来。于是我向老阿姨讨来纸笔,留下自己的联络方式,拜托美丽老阿姨转交小涛夫妇,好令我与上海的江孩取得联系。

临走时,老阿姨将我送到门口,不住嘴夸我字写得好看,我心想:看我字写得还能见人的份上,也不知您家女儿如今是否单身?不如把我这位中年老女婿收了吧?

却也注定无缘?三十年前若是天天来敲老阿姨家的门找她女儿,我们这帮小脏男孩还不被老阿姨挥着扫帚撵出去?

走出楼外,想着自己的磁条工行卡每每遭遇POS机,10个就有9个读取不能,去附近工商银行换个芯片式银行卡吧?

来到银行,取票,静等,手机却响了。

是晔妞儿打来的:“你现在在哪儿?中午我请你和虎子吃饭”

告诉她,我这会在工行的三八分理处更换储蓄卡。且对她说不用来接我,告诉我吃饭地点,我自己去。

晔妞儿说没事,反正顺路,因为她恰巧开着单位的车去火车站送人。

票号轮到我了,走到柜台,办理的女孩却说:“你这磁条卡好好的啊?别人都是卡折损了,才来办理芯片卡,更何况换卡你的卡号也就变了,因为9558的卡号再也不出了,你还换不?”

我勒个曹?换卡,卡号也换?这个用了十几年的卡,最近才将卡号勉强……倒背如流,不换了。

出门等待晔妞儿。

晔妞儿抵达,我坐进副驾驶座,瞅见晔妞儿的头发又长长了,还像当初一样光洁梳拢高高盘在头顶。上一次见她,她说由于她和别的女人徒手斗殴,因此特意将头发剪短,而且那天她戴了一顶黑色宽边小礼帽,身穿黑色宽松连体衣裤,脚上高跟鞋,倒有个上流名媛的模样。此时想起,这都是两年之前的事情了。

当时她让我帮她拿一下包包,说是去一下洗手间……

她在洗手间待了好久。

出来时,她笑着说:“让你等的太久了吧?你知道不知道穿着这连体衣入卫生间,在里面都要脱下来……咯咯咯咯咯咯”

我曹……瞅着笑成花枝乱颤的晔妞儿,我心想:怎么漂亮女人什么话都敢当着男人面说?你们知道么?不管你们穿没穿衣服,在我眼里,尔等都是不着寸缕的模样。

晔妞儿把着方向盘,向未知的目的地驶去,让我联系虎子,商量中午在哪里吃饭……原来半事天这主动提出做东的家伙之前并没有确定目的地。

电话接通虎子,告诉他去他家对面的全聚德吃饭,虎子却连连摇头,说别在他家附近,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我将虎子的原话告诉晔妞儿,晔妞儿又是一顿笑的花枝乱颤:“怎么?他还怕他们家雯雯知道是和我一起吃饭?咯咯咯咯咯咯”

我没吭声,心只想:这傻妞儿是哪儿来的自信?

换了个地方吃饭,叫啥:阿罗十八品。

我和晔妞儿寻了个座,开始天南海北瞎扯,等虎子。

结果我和她却是越聊火药味越浓,这晔妞儿10月11日生人,我10月16,两个都是善于辩论的月份,针尖对麦芒了。

而且这妞儿是江湖中传说的那种能把天聊死的绝世高手!辩论时口头禅第一句就是:“你错了!”

而我在四年前,就早已把“你错了”挂在嘴边的男女都列入了傻子的行列。

于是用微信给虎子发定位的同时,私聊他:你快来!我们都到了,就等你了,我正和她争论呢!

虎子终于赶到,与晔妞儿将遇良才:虎子是九月六号生人(大概错了),尽管晔妞儿遭遇虎子时,也是口若悬河头头是道,但明显的,底气不足。

两位年龄加起来将近九十岁的男女,坐在我对面,就晔妞儿iPhone X内的某个股票APP不能接收实时讯息,而嘟嘟嘟嘟的你一嘴,我一嘴的,争论不休,饭也不吃了。

眼前一大桌的饭菜,纹丝未动,对面一个证券公司的老总,一个企业的财务老总,两位搞经济的,一个主动攻击妙语连珠,一个尽管女神嘴硬却步步败走。

可这两位宝贝争论的到底是什么?就如小宝宝们争论:“你是傻瓜!你才是傻瓜”的无限循环。

最终,晔妞儿落败,因为她的iPhone X将那款证券APP的进程锁死,因此接收不到实时讯息,于是又遭到虎子的疯狂奚落。所以这人呐……若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中午回家,手机又响起来,一看是陌生号码,接起一听——

对方说:“你好,我是小涛的老婆,请问你找江孩有什么事?”

“嫂子,我是江孩的发小,下午去上海,好久没联系江孩,想的这次若能和江孩在上海见面,就太好了”

“江孩……我们也很久没有联系他了,十年前他拉着所有亲朋好友去广西,去广西是为了什么?你懂的……我们甚至把克拉玛依的房子也卖了,他也卖了上海的房子,婚也离了,孩子如今在美国,他也从来没有联系过。小涛如今就江孩这么唯壹一个亲人,事事都让着江孩,连我的话都不听……”

何處話秋風

敲打的太长了,不打了 明天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