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全球大罢工,背后发生了什么?

2018-11-04 11:49:07 / 打印

俊杰评论:随着互联网公司的寡头化,现有机制以经无法限制巨头们不作恶了,只有采取了透明互信机制的区块链可以解决这个尴尬。

量子位  2018-11-02 09:46 收藏13 评论11

谷歌想要改变世界,但员工认为更迫切的事是改变谷歌!

今天,北京时间11月2日,在硅谷总部,在纽约、柏林、都柏林、东京……谷歌20多个全球分舵所在城市,上千名谷歌员工(仅总部就有1千多人),以罢工和散步方式,抗议谷歌管理层包庇性骚扰指控以及性别歧视。

抗议活动有酝酿有组织,他们喊出口号:

We need transparency, accountability and structural change——我们要透明度、究其责和架构调整!

但是,谷歌向来是以透明度和员工自由著称的啊!

这,究竟怎么了?

MeToo席卷谷歌

事情因一篇报道而起。

10月25日,《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2014年的时候,时任谷歌高级副总裁的“安卓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被女员工指控性骚扰。

报道称,谷歌进行了调查之后,得到了切实的证据。而且谷歌本可以严肃处理,辞退鲁宾,秉公处理。

但是,谷歌的高层却选择了掩盖丑闻,还拿出了9000万美元补偿金,保全了鲁宾,让鲁宾主动离职。

安迪·鲁宾

更过分的是,谷歌继续向鲁宾后来创办的公司投资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一同被曝光的,还有谷歌现任的总法律顾问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und)和其他一些在谷歌工作过的高管。

报道中称,2004年的时候,有妇之夫德拉蒙德在公司内部与女员工搞了长达三年的婚外情。

而谷歌的处理方式,让人感到摸不着头脑:事情泄露后,他们让女员工从原有部门调离,并签署保密协议,离职的时候还要说自己是自愿离开的。

更让员工气愤的是,虽然经历了不光彩的丑闻,但德拉蒙德在谷歌依旧风生水起,一路晋升。

后来这位德拉蒙德,跟中国人民也有点关系,他还起草了谷歌2010年那份全球知名且影响深远的退出声明。

而其他受到指控的高管,大部分都得到了谷歌的补偿金。

所以这样的“丑闻”一曝光,简直就像是火星子掉进了炸药桶,一下就炸了,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力。

总法律顾问德拉蒙德,当即被送上社交媒体热搜。

谷歌CEO桑达伊·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人事业务副总裁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也向员工发了一封内部邮件,称谷歌在过去两年内,就因性骚扰而解雇了48人,没有人拿到过离职赔偿金。

并给出保证,谷歌会严肃对待性侵事件,并严格审查每一起投诉,采取强硬立场,不断改进处理这些事情的方式。

不过,谷歌的内部员工并不买账。

他们认为,谷歌掩盖性骚扰问题,包庇不法分子,会让受害者不敢去举报投诉,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在她们眼里,谷歌很有可能无动于衷。

更加让谷歌的员工们心寒的是,受到指控的男性当事人竟然能够得到补偿金,受害的女性反而被无视,而且被逼着闭嘴。

然后,愤怒的谷歌员工开始走向街头,进行抗议,要求谷歌给出说法。

根据BuzzFeed报道,在10月29日的时候,谷歌内部200名工程师计划组织一场在全公司范围内的罢工活动。

10月30日,谷歌CEO皮查伊批准了罢工,表示员工应该获得该有的支持。

在公开声明中,谷歌CEO说:

“本周早些时候,我们让谷歌员工知道,我们已知晓今天计划的罢工并且如果员工愿意参加,他们将得到他们需要的支持。员工们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希望我们能够改进我们的政策和流程。我们正在接受他们的所有反馈,以此把这些想法变成行动。”

于是,位于谷歌新加坡、日本、以色列、瑞士、德国、英国和爱尔兰等地办公室的员工也纷纷响应。

所以今天,罢工正式开始。数千名谷歌的员工们走向街头,举着标牌抗议。

C++风格,没有例外,行为准则,也没有例外。

谷歌的男性,支持谷歌的女性。

而且不光只有愤怒的抗议和口号,罢工的组织者,还向管理层提出了5项明确诉求。

这5项诉求也被公开发表,分别是:

1.结束骚扰和歧视案件中的强制仲裁。此外,谷歌员工在与人力资源部开会时,可以带一位同事、代表或支持者。

2.承诺终止薪酬和机会不平等,例如确保在本组织各级都有有色人种女性,并对未能履行这一承诺承担责任。谷歌将发布内部报告,说明不同种族、性别和种族员工的薪资或职业晋升差距。

3.一份公开披露的性骚扰透明报告。这将包括骚扰索赔的数量和索赔地点,索赔的类型,有多少受害者和被告已经离开谷歌,以及任何离职补偿的价值——比如对鲁宾的所谓赔偿。

4.一个明确、统一、全球包容的过程,以安全和匿名的方式报告性不端行为。新流程需要使谷歌的人力资源部门更独立于其高级管理层,并让与谷歌共事的所有人都能接触到,包括临时工和承包商。

5.让首席多元化官(CDO)直接向首席执行官汇报,并直接向董事会提出建议。此外,任命一名员工代表进入董事会。CDO和代表将帮助执行先前的要求,并提出修改意见。

谷歌一游行,全球人民都在围观,最近忙着抗议NIPS名字的AI研究者们也一样。

GAN的发明者Ian Goodfellow、Fast.ai创始人Jeremy Howard、TensorFlow.js负责人Nikhil Thorat、DeepMind星际项目的负责人Oriol Vinyals,都在Twitter上发推点赞转发,支持着今天的谷歌Walkout运动。

支持鼓励的声音当然最多,比如说:

有人看得泪眼朦胧,觉得世界仍有希望。

有人认为这是员工运动史上的重大事件,关乎科技行业的未来,展示了解决问题的途径。

单纯的“I Support”“Great”更是数不胜数。

同时,也有不少人替谷歌和谷歌的产品担心。

“那些邮箱、YouTube功能谁来管?”

“你们就提更多诉求吧!然后就不用做产品了,变成一家社会运动公司算了。”

他们担心,各种各样的政治正确Director,会把谷歌变成一家一人挖坑、十人指挥的公司。

就像这样:

也有人觉得谷歌有点冤。

一位自称是记者的Twitter用户的话,大概能代表一部分人的心声:别折腾谷歌了(我支持谷歌,不要Walkout)。

HackNews网友londons_explore说:“他们为什么不去推动修改法律,而是专门针对公司性骚扰政策?性骚扰可不可以,不该由一家公司来决定。”

而另一位HackerNews用户脑补了一下抗议结束后的场景:她们回到公司,来个免费按摩,吃点可爱的免费美食,然后继续工作。

总之,支持和不支持的都有,但都希望谷歌能好好的。

关注谷歌的人,或许也不会对这次抗议太过惊奇。

因为在谷歌这家标榜“不作恶”公司,员工们一直很有道德底线,热衷站出来反对各种不合理的事情。

而且谷歌内部也一直给足了员工自由度,联名抗议已经是今年第三次了。

抗议AI用于军事

头一次发生在今年上半年,谷歌员工抵制与五角大楼的Maven军事项目,反对将AI运用到军事行动中。

从3100多名员工签名上书,到包括Bengio在内的400多名科学家第二次上书,数十名员工因此离职,要求谷歌退出Maven项目。

后来,谷歌发布了AI七原则,承诺绝不会将AI技术用于武器制造中,并且不会继续Maven项目的合同,这才平息了员工们的愤怒之心。

抗议定制版搜索引擎

之后的8月份,关于“中国版搜索引擎”,也被谷歌的员工揪出来diss。

在这个名叫“蜻蜓”的计划中,称谷歌正在为中国专门打造定制版搜索引擎。

计划曝光后,谷歌1700名员工签名上书,要求在公司内部增加员工监督和对特殊项目的第三方道德审查。

但是,没想到这次谷歌高层没有“顺应民意”,反而限制员工访问“蜻蜓”计划的文档,以此来控制反对声音。

再之后,谷歌高管也想开诚布公向员工“交代”这件事,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谷歌CEO皮查伊都参加了,但就在例行全员问答交流中,高管们发现竟有员工在对外直播这次会议。

于是布林当场就怒了。这场“你听我解释”的会议也就没有开下去。

最后,事情甚至闹到了议会,美国16名议员联名致信谷歌,要求CEO皮查伊公开“蜻蜓”计划的信息,并说明是否会有可能威胁到美国人的正常权利。

直到9月底,谷歌首席隐私官凯斯·恩莱特在参议院承认“蜻蜓”项目的存在,但后续也依然不了了之。

抗议川普移民禁令

当然,谷歌员工也不是只会抗议自家高层,也有一些抗议活动是员工和高管站在同一战线上的。

比如今年年初川普的移民禁令,就得罪了这个由出生在各国的人组成的科技公司:CEO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创始人布林出生在俄罗斯,像李飞飞、吴恩达几位,也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何况谷歌在全球各地都有自己的机构,员工构成更是各种肤色、各种文化的全球化公司。

于是,谷歌员工决定游行。来自谷歌全球各园区的超过2000名员工参与抗议,皮查伊和布林也参与了进来,还在推特上发起了#谷歌rsUnite话题。

对于以上种种,外界也有声音说:谷歌如今也是白左盛行,自由给得太多过了火,是该管管了。

像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哪里在意什么内部抗议外部抗议,而且对于AI军事订单事件,还嘲笑过谷歌的处理态度——你开公司搞商业,又不是NGO。

但更多把谷歌当作“人类希望”的人,又认为谷歌之所以是谷歌,正是源自这样的精神内核。

你怎么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本文由 量子位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银杏财经

2018-11-02 15:20收藏24评论13创业维艰

来源 |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作者 | 郭一刀

编辑 | 秦简

新一届百度世界大会,李彦宏不再开着无人驾驶汽车上五环,没有再收到罚单,主讲者也不再是离开百度的陆奇,而是创始人李彦宏本人。

这一次,李彦宏找来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站台,并且宣布百度Apollo将与一汽红旗合作研发L4级别自动驾驶乘用车,明年底实现小批量生产,2020年年底实现大批量量产。这对百度这些年持续押注的AI而言,算得上是一个利好消息。

左一: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

投资者和用户对百度诉求不同,但期望是一致的。

大摩(摩根史丹利)不久前在投资报告中称,认为百度较低的市盈率说明其股价被低估,将有望迎来价值回归。亲手奠定了百度市场地位的用户们,也屡屡展现出“黑百度即是政治正确”的群情激奋,所求的是百度能在商业利益和社会道德的平衡问题上有所调整,催它进步。

百度第三季度财报披露,截至9月30日,百度第三季度总营收为282亿元(约合41.1亿美元),同比增长27%;净利润为124亿元(约合18亿美元),同比增长56%。受此数据影响,百度股价曾一度上涨超4%。这份财报中,较为亮眼的是大有贡献的信息流收入和不断推进的AI商业化。

回过头来看这家2000年成立的公司,经历过势如破竹的崛起和问鼎中国互联网的辉煌,也有过坎坷失败的低谷和近年来被人声讨的失落,在中国互联网用户心中自有其特殊性。BAT喊了这么多年,不管舆论风向如何,这家公司曾经的独占鳌头和如今的逐渐掉队,都在用户心中留下了区别于多数企业的独特意义。

百度创立之初,团队在北大资源宾馆开了第一次会,成员彼此互相介绍,寒暄过后明确了工作上的分工。1414、1417这两个房间被百度租了下来当做办公场地。这时的百度只有七个人,分别是李彦宏、徐勇、刘建国、郭眈、雷鸣、王啸和崔珊珊,他们常被称作“百度七剑客”。

百度七剑客

“百度七剑客”聚得快散得也快,2011年王啸离职后,“七剑客”就只剩李彦宏一人了。在很多场合,李彦宏都曾说过2008年是他很痛苦的一年,因为他的团队成员纷纷离开了他。曾有文章评述说李彦宏成了“孤家寡人”,据说他看到后很难过。

高管纷纷离职带来的不止是情绪上的失落,还有公司的危机。一个已经能默契配合的团队,突然大批换血,直到如今百度高层仍不时有新的人事动荡。作为创始人,李彦宏为百度倾注的心血自不用说。看着百度从BAT里逐渐掉队,他知道百度急需一次由内而外的突破。

而2016年百度经历的声讨和质疑,放大了这种情绪。李彦宏突然很看好年轻一代了,尤其是和他一样年少成名的年轻人尤其被看重。他乐于重用有想法有冲劲的年轻人,期待他们拥有破局的能力,甚至寄托着一部分对百度的未来期望。遗憾的是这几个年轻的高层并没有带来他想要的变化。

曾经的“百度太子”李明远29岁成为百度副总裁的风光,在短时间内被接连打破。2016年12月,25岁的李靖加入百度成为副总裁,成为记录的新保持者;两个月后,吕骋加入百度被任命为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总经理,成为百度“All-in AI”的一个符号。

这两位90后的高管,都是以被收购公司创始人的身份进入百度。李靖是网红自媒体“李叫兽”的创始人,百度收购他是出于对信息流业务的极度看重;吕骋创办的渡鸦科技,被期待能为百度带来人工智能和硬件领域的新商机。可惜在短暂的停留后,他们都没能成为那股带来转机的清流,反而是被打上了失败的标签。

从一开始,李靖就没能很好地融入进百度。不同于李明远是内部晋升的资历,李靖因为外来人员的身份格外引人羡慕嫉妒恨。“我们看他就是个学生,在写标题、文案上颇有思路,就被Robin看中了收购进来。”这个李彦宏眼中有冲劲的年轻人,要克服的第一个难关是待人处事的能力,他和自己的项目经理崔磊才一接触就产生矛盾闹翻了。

这次财报里亮眼的信息流广告业务,就与李靖当时的工作息息相关。李靖的工作是产出客户可以使用到更多的广告创意、广告工具,帮助客户推广产品。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同学、原来的班底和百度内部转岗、外部招聘来的员工们,组建了广告创意部,帮助信息流的广告主优化创意。

有广告创意部门的员工形容“他还喜欢开人,这是非常奇怪的领导方式,在他主管的时候,策略部门的总监转岗了,几名架构师级别的高经也走了”。另有百度中层也证实了这个说法,“初期他还喜欢闹到上层(Robin)那里去”。不过在公司,和人打交道的能力并不是全部,最终还是要靠业绩说话。

李靖是2016年底最后两天进的百度,2017年底的KPI考核恰好对应着他在百度的这一年整。广告创意部门的几项关键指标全为负数,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贡献收入。这意味着,从数据上来讲,部门这一年对百度信息流广告CTR的提升率不达标。

更严重的是,李靖和部门新总监周宇明更改了其中一项KPI的考核算法,使得原本没有达标的KPI达标了。这样的计算方式并没有被上级部门接纳,也没有得到高层的认可,最终,部门整体绩效被判定为差,面临改组裁撤。据传,时隔多年后回归的百度创始人之一崔姗姗,也对李靖副总裁的任命有所质疑。李靖于今年4月18日下午,在朋友圈宣布离职。

百度现任副总裁沈抖

吕骋和李靖其实有着许多不同,首先他虽然同样年轻,却不是一个职场新人。在英国读大学时,吕骋就创办过社交网络timeet,在大学生中很受用,还曾被《福布斯》评为“2015年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身上有“艺术家”标签的吕骋,是乔布斯的狂热粉丝。

渡鸦被收购后,他在百度坚持延续自己的风格。他要精雕细琢,要走高端路线,这和百度的战略相冲突,2018年春节前还曾被陆奇批评“没想清楚怎么做东西”。他在外形设计和选材用料上的高追求,让渡鸦H智能音箱一经面世就享有很高的评价和很高的售价,1699元。

竞品们百元左右的价位,已经决定了渡鸦H的销量。作为百度期待已久的AI商业化的最佳使用场景之一,渡鸦H智能音箱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普遍的观点认为,这次尝试耽误了百度在人工智能硬件领域宝贵的成长时间。吕骋没能成为李彦宏所期望的破局者,今年七月也已经离职。

百度人工智能业务的另一大领域,是自动驾驶。

去年,全球人工智能行业战略研究公司TOPBOTS发布了一份题为《20位推动中国人工智能改革的科技领》的报告,其中有10位来自百度或者曾经在百度就职,百度因此被戏称为中国的人工智能“黄埔军校”。名单中,前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赫然在列。

左一:王劲

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这些年有不少核心人员离职,这些高管大多选择了自主创业。去年3月,时任百度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王劲向李彦宏提议,分拆出无人车业务并独立运营。李彦宏没有同意,王劲很快递出辞呈。

其实外界普遍认为,王劲当初从百度离职还和陆奇有关。因为在陆奇对百度进行调整变革时,有一大批高层管理者相继离职。并且王劲离职当月,陆奇正将混乱的百度L3、L4自动驾驶部门整合在一起,要组建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并自己兼任总经理。

在正式离职前3天,王劲就在某投资机构的活动上高调放话,称要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王劲离职几天后在硅谷创办了景驰科技,不到五周时间就宣布完成首次无人驾驶路测(封闭道路)。不到3个月,又宣布在开放道路完成了首次路测。这彻底激怒了百度。

作为百度无人车“四大护法”之一,并且最晚离职的一个,王劲几乎掌握着百度在无人驾驶领域所有的技术和经营秘密,直接或间接地保持着与合作伙伴、客户的联系。并且王劲还挖来前百度自动驾驶首席科学家韩旭等百度成员,组建了一个从百度走出来的创业团队。

因为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取证比较困难,百度直到2017年底才正式起诉王劲。这创下了“国内无人驾驶第一案”,其中一项理由是窃取公司机密。景驰科技一口否定后求锤得锤,百度提供了王劲离职前签下的承诺函,其中王劲自称弄丢了工作电脑和打印机。

在被百度沸沸扬扬地“追杀”了66天后,王劲从景驰科技离职了。在他离开后,从百度出走的创业团队,带着景驰与百度握手言和。今年3月5日,官方消息宣布景驰科技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甚至有传言是资本舍弃了王劲。

后来,景驰科技经历了严重的内斗,目前已更名为文远知行。

陆奇从微软离职时,身上的标签有“微软破壁者”“硅谷职权最高的华人”。比尔·盖茨甚至曾向他许诺,“休假一年两年回来当首席技术官,或者你想要做什么业务,我们去搞个业务给你,我们等着你就是了。”

他离职的理由很有意思,骑自行车受伤。那是一辆他与同事改造的、反向骑行的自行车,骑车时人和身体反应全部是倒置,所以要忘记过去学习到的全部经验。显而易见,造这辆奇怪的自行车,是为了能对人工智能的研究有所启发。带着对AI的执著和对回归中国的愿望,陆奇加盟了百度。

陆奇加入时,百度刚经历完舆论最黑暗的两年,价值观正遭受着最猛烈的质疑。并且在商业模式上,百度也正处于传统业务掉队,新兴业务尚未落地的尴尬境地。百度的市值已经从BAT里的第一,变成了另两家的五分之一。陆奇一上任,就决定对百度进行彻底改造,并贴上了“All in AI”的标签。

陆奇掌管着所有业务,百度各业务的负责人都向陆奇汇报工作,再由陆奇向李彦宏直接汇报。当改革进入深水区后,在执行时不可避免的涉及到人事权和财权。但就像他自己说的,“业务部门都是属于我管,有些职能部门不属于我管”。因为这部分“有些”权利的缺失,陆奇在推行改革中出现了一定的反弹,逐渐失去了掌控力。

但总的说来,陆奇的加入为百度带来了积极效果。他在任时,百度的市值曾两次接近千亿美元,最高时超过了990亿美元。而仅在陆奇宣布离职的当夜,百度市值蒸发了94亿美元。除了陆奇自身的价值外,投资人的信心受挫也是一大原因。

这些年百度有强烈求变的决心,但似乎做什么都做不成。

百度的移动基础和人工智能,分别代表着现在和未来。

百度目前的移动端营收占比已经超过了70%,虽然迟了些,但百度最终还是踏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大船。腾讯借着微信在移动互联网独步天下的时候,李彦宏还在为怎么入门心力交瘁。当时他说:“差不多就是在2013、2014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就被移动互联网淘汰了。”

最后百度选择用真金白银彰显出自己坚决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决心,19亿美元天价收购91无线。忽略掉只是友情掺和的腾讯,最大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竞价失败后,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吞掉了UC。有一种说法是,阿里抬高了百度本次收购91无线的价格,百度则是抬高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并购市场的行情。

当百度买下91无线这个入口后,发现其用户流失很快,并且很多资源位早已被预售出去了。无奈之下,百度只能选择竭泽而渔的方法,导出91无线的所有流量,并借用自身的搜索流量养出了手机百度客户端、百度手机浏览器、百度地图、91助手等14个用户过亿的产品。

因为小看了硬件的进步,李彦宏早年曾多次给移动互联网泼冷水,称其不好赚钱。我们往期文章里曾提到过,李一男在百度做CTO时,也是看好塞班系统不认可智能手机的,“中国依然会是诺基亚的市场,是特殊的国情”。这让百度在移动互联网错失了先机,并一直处于落后状态吃足了苦头。

在吃亏后,通过过度补偿的方式来获得满足感,是补偿心理的一种常见形式。收购91无线并没能带给百度足够的安全感,百度仍然在许多方面进行着尝试,被人评价“病急乱投医”。不过话说回来,移动互联网确实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无论是众人以为大局已定的电商格局,还是PC时代玩不转的网约车、短视频,都需要更开放、勇于尝试的探索者心态。

百度紧接着收购的糯米网,就是努力尝试新业务模式的另一步棋。其它还包括在线旅游、金融,和上文提到的一亿元收购的网红自媒体“李叫兽”等等。遗憾的是,这些探索大多没能取得出彩的成绩。反倒是李彦宏对百度糯米“3年将投资200亿元”的预算,间接帮王兴把O2O市场推向了高潮,催生出一个小巨头。

李靖对于百度信息流业务的创意优化目标虽然失败了,但信息流业务本身已经成长为了百度营收增速的一大亮点,最主要的产品是“百度APP”。据财报披露,2018年9月份百度APP的日活跃量达到1.51亿,并且在信息流产品最核心的用户使用时长这一数据上同比增长68%。1.5亿日活,150万百家号作者,百度似乎正在再造一个“今日头条”。

“做视频内容有了女性就有了一切,爆款剧十个有九个是女性向的剧。”提出这个观点的是爱奇艺战略副总裁王世颖,爱奇艺在2018年被称作“爆款制造机”。凭借着爆款剧集《延禧攻略》和《中国新说唱》等爆款综艺,截止9月会员数达到了8070万,同比增长89%。

对于在线视频平台来说,会员规模堪称核心竞争指标。国内视频网站都常常把“以内容驱动会员增长”的Netflix当做对标的竞品,而百度旗下爱奇艺第三季度的会员增长规模几乎是Netflix的两倍。之前还曾有人质疑,说中国视频网站的付费会员天花板将会在7000万左右。如今这个数字已经被轻松打破,反倒是从增速上来看,未来的会员规模和盈利还大有可期。

但视频网站的格局毕竟还没有定下来。优爱腾三家里,优酷和腾讯视频在阿里、腾讯的支持下也极具竞争力。例如体育版权的争夺上,优酷拿下了世界杯,腾讯签下了NBA,爱奇艺只能拿下一些不那么热门的内容。同时,长视频还面临着短视频对用户市场的争夺,例如剧评、精彩片段、内容解说等。

因此,虽然爱奇艺暂时处于领先地位,但却并不牢固。并且,为了产出优质作品,其内容投入的增加使爱奇艺本季度的净亏损为31亿人民币,去年同期仅为11亿。

对于百度来说,信息流业务增长也殊为不易:腾讯今年游戏营收受挫,也正在发力信息流业务;行业霸主今日头条丝毫没有懈怠,仍然孜孜不倦的孵化着新产品。并且信息流产品本身就没有足够的壁垒,吸引用户长期停留,所以未来的不确定性很强。

百度信息流产品

相比之下,依赖技术实力的AI领域,显得更具稳定性。在BAT里,百度一直是以技术为优势的。准备回国创建百度时,投资人曾经问过李彦宏,在搜索技术上,世界排名前三的人是谁。李彦宏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反而是他的上司信誓旦旦地说,“李彦宏绝对可以排前三位”。

因此,百度最令人期待的依旧是其AI商业化:

DuerOS——百度的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激活设备数1.41亿,包括小米等厂商;百度输入法,日均语音输入请求超过3亿次。

Apollo­­­­——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开放的平台,合作伙伴总数达到了130个。今年七月,L4级自动驾驶巴士实现量产100台,计划于明年实现无人驾驶乘用车的小规模下线。

十年前,李彦宏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在中国,无声的不是管理,是技术,太少人真正关心技术的进步,太多的人醉心于把管理当战争。

然而,单单醉心于技术和商业利益也是不够的。人工智能的技术和商业化进展,百度都暂时走在了前列。但经历过2016年“黑百度即是政治正确”的千夫所指后,百度更应该时刻铭记,最终用户需要的从来都不仅仅是技术。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本文由 银杏财经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