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华 ||《经济学人》精读(2018年第24期)

2018-11-27 03:36:37 / 打印

本章转载自“三思而立”,作者:清风无影,《经济学人》领读人。

>>>国际油价剧烈波动谁之过?<<<

航空业是我安身立命的行业,而这个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耗油,所以只要你看到国际油价跌了,那我们这个行业基本都是看好的,只要涨了,那就看衰。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研究这个行业的时候如果发现行业成本上升了,会闭着眼睛说肯定是因为国际油价上升了,可是这一次当我查看油价,满以为会看到一条一路上扬的曲线的时候,发现布伦特原油在70美元一桶的位置震荡了一下,然后一路下跌到了66美元左右。

按理说很多原因会导致油价上涨啊,比如美国对世界第四大产油国伊朗的制裁这个月就生效了,可是油价没涨、反而跌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十月份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调低了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新兴经济体对美元的普遍的货币贬值使得他们进口以美元计价的石油的成本上升。

但是所有这些促使石油涨价的因素都没有抵消其它一些更强力的因素对油价的打压,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更强力的因素是什么吧。

OPEC组织向来都会将油价保持在一个范围之内,使得成员国有足够的进账同时又不能过多打压全球对石油的需求,但是这个组织对油价的控制越来越乏力了。

现在世界上有三大石油出口国:美国、沙特、俄罗斯。

其中只有沙特是OPEC的成员;美国正在轰轰烈烈地搞页岩气革命,所以沙特只能转向俄罗斯搞联盟了,可是后者似乎不怎么买账,因为上周沙特的石油外长宣布沙特会在今年12月份把每日产量降低50万桶,而俄罗斯认为这远远不够。

不过,对油价产生最大影响的还是美国,今年美国的原油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但是随着石油价格的跌落,估计产量会逐渐减少。

除了作为产油国施加的影响之外,特朗普的对外政策也搅了不少局。

比如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是建立在OPEC成员国答应增加石油产量的基础上的。

另外,在这个月5号的时候美国还宣布允许中国、印度以及其它六个国家享有180天的从伊朗继续进口石油的豁免期,这基本就消化了伊朗75%的出口。

最后是中美贸易摩擦对原油市场的冲击,因为中国代表了40%的增量需求,而中美之间的这场世纪之争降低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从而降低了对原油的需求。

但是,油价的波动从来都不是可以预期的,伊朗、委内瑞拉、利比亚、尼日利亚、伊拉克这五个脆弱的经济体的石油产出占了全球12%,远比沙特要高,而现在他们的石油生产或出口都受到了各种影响而中断,这无疑会对全球原油的供给造成影响。

而且,我们这个脆弱的世界还有一位性情怪异的总统在一旁猫着,保不齐什么时候冷不丁地发一条推文说要和中国和好了,或者说要加强对伊朗的制裁了,那油价又会是一次过山车一样的变化。

>>>再造资本主义<<<

看完油价,我们来从更宏观的角度看一看西方经济的根源:资本主义。

硅谷的投资教父彼得.蒂尔曾在他的畅销书《从零到一》中说到:“竞争是给失败者准备的”,他认为好的企业就是应该寻求垄断。

巴菲特也秉持这样的投资理念、只投资那些有“护城河”的行业和公司。

如今你在美国出行,你首先得拿出占有手机市场62%份额的苹果手机、通过占有25%市场份额的Expedia定机票,然后在线平台然后用美国运通、万事达或者Visa信用卡来支付,而这三家总共占了信用卡市场的95%,之后如果你在等飞机的时候上了一下网,你大概率会用到占了搜索引擎市场60%的Google浏览器,而你上网的信号则是由占了市场78%的三家网络服务商之一提供的,就算之后你登机了,你也大概率是在占了市场份额69%的四家航空公司之一的航班上。

你也许觉得这也没什么,不过你要明白,这些垄断性的公司去年的资本回报率的中位数是29%,它们的股票的平均值在过去的十年里是全球的股票回报率的484%。

但是这些牛气的公司背后的金主却是三家大型基金:BlackRock,Vanguard以及StateStreet,它们持有了这些公司总共17%的股份。

我在香港生活的经历也有同感:每天一起床,开灯的那一刻开始,用的电、水、煤气、手机信号,门口的学校、银行、便利店、地铁、公交车、午餐的大排档、晚上的酒吧街,一切的一切几乎都是李嘉诚治下的。

垄断的力量几乎支配着整个社会,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造成了社会财富的极端两极化。

这一期的「特别报道」就资本主义造成的垄断现象做了深入讨论,我们来摘其一二,以做观摩。

竞争促进效率,这一点对我们来说是常识了。

现在的发达经济体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都是在竞争的基础上建立起了活跃的经济体的:

美国打破了铁路和能源行业的垄断;二战后西德将竞争作为国家再建的中心政策;在撒切尔夫人主导下的欧盟统一市场的建立也将各国的本国市场置于邻国的竞争之下;罗纳德.里根总统推行的美国经济政策以竞争为主导。

所有这些鼓励竞争的做法都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财富的更为公平的分配,而今天的世界实际上需要再来一次这样的改变。

以美国为例,从1997年开始,三分之二的行业就开始了集中化,这一点从众多行业的现金流的增长就能看出来:

与半个世纪前相比,美国企业而今的现金流(free cashflow)与GDP的比值增长了76%;欧洲也是同样的趋势,几乎每个行业的前四名公司的平均市场份额都比2000年的时候上升了3%;全球商业的超额利润(abnormal profit,一个经济学术语,指的是因为非竞争因素导致的额外收益)大概在6,600亿美元,其中的三分之二是在美国,而且很大一部分是在科技行业。

垄断虽然对一部分人是好的,但只有竞争才会对全社会好,但是现在无论是新兴的互联网经济还是传统的经济,都在往垄断的方向发展。

有些垄断所获得的特殊市场地位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比如谷歌和facebook ,它们提供的很多服务对消费这是免费的,但是它们控制了很大一部分广告市场,这就推高了其它公司的运作成本,而这些成本最终会传递到消费者那里。

一些传统行业比如信用卡、医药销售以及信用调查等行业则属于隐形的垄断、闷声发财的类型。

垄断不仅对新进入者竖起了高墙、降低了创新动力,而且也导致了劳工的议价能力每况愈下,劳工薪资在GDP的占比也在不断下降,这一点在中外都是如此。

那么在现代经济体中如何降低垄断造成的影响、甚至“再造资本主义”呢?有三点值得思考:

第一是数据和知识产权的相关制度应该用来促进创新而不是扼杀它们。

这意味着允许个人拥护可以自由转移自己的信息以及企业平台可以与竞争对手共享数据,另外,专利权的时效应该缩短、使用权也应该更容易获得。

第二是政府应该制定相关政策、降低市场准入门槛。

比如什么非竞争性协议啦、从业执照、限制性法规等等,都应重新审定。

第三是反垄断法应该适应二十一世纪的市场,尤其是对那些大型互联网公司。

它们要想消灭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是在太容易了,比如facebook在2012年的时候收购instagram、2014年的时候收购whatsappp。

是时候再造资本主义了。

>>脱欧积重难返、进退两难!<<

我们再将目光转向资本主义的发源地英国,来看看这个老牌帝国挣扎了两年多的“脱欧”进行的如何了。

从2016年6月23日英国公投结果出炉的那一刻开始,“脱欧”这个世纪性的事件就持续地为新闻界制造内容,无论从其复杂性还是结果的不确定性而言,它都成为了人们每日关注的话题,也让英国的政客们扎扎实实地忙碌了两年多。

在这个过程中有的还在坚持,有的已经离开。到现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其实已经开始怀疑当时以52%比48%的微弱优势胜出的脱欧结果是否还能代表大多数选民的真实意愿。

不过,本月14号欧盟与英国议会联合发布的一份长达585页的协议书,似乎预示着这场领所有人都倍感折磨的谈判要走向终结了,但事实真的如此么?

在2016年公投的时候,英国民众就呈现出不同的倾向,甚至在公投结果出炉后有很多人因不满脱欧的结果而提议进行第二次公投。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民众本就不是压倒性地支持某一边,现在面对这个585页的协议中的诸多条款的态度依旧不会统一。

支持留在欧盟的一派觉得该协议执行后的情形远不如保持现状,而支持脱欧的一派的观点则是要“拿回控制权”。比如对欧盟移民的控制权,但是代价就是脱离欧盟的单一市场机制、经济上做出牺牲。

但是在支持留在欧盟一派的眼里,脱欧派这样做等于是自欺欺人,因为英国为了保持贸易的稳定,肯定会最大程度地沿用现在的贸易协定,而负责贸易仲裁的法庭是由欧盟控制的,一旦英国脱离了欧盟,英国就再没有权力对制定相关贸易法规指手画脚了,这实际上不是拿回控制权、而是将控制权拱手相让。

其实,英国的脱欧议题不是在2016年才有的,早在2013年卡梅隆执政的时候就有相关讨论了。

这个议题的背后成因是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之间的深层分歧以及整个英国社会不同年龄、地区以及阶层人群之间的分歧。

所有这些社会矛盾都集中到了脱欧这个问题上,但是当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批准脱欧法案、授权首相特雷莎.梅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始脱欧谈判的那一刻,英国民众才真正明白了脱欧意味着什么。

不只是对经济利益和社会团结,脱欧这个事情对英国的民主制度也是一大考验。

在经过两年多漫长而折磨人的谈判之后,民调显示倾向于留在欧盟的意愿要稍微高于脱欧了、更别提接受这个585页的协议而脱欧了,那么两年前的民主公投的结果是否还要坚持?

对于代表民众意愿的强大的MP(Member of Parliament)而言,民众的意愿高于一切,但是民众所做出的选择和所期待的完美结果是否是一致的呢?2016年所做出的决定今时今日是否已经改变了呢?

本月25日的时候英国和欧盟就会走到谈判桌前决定是否签署这份585页的协议,这将是历史的一刻,也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刻。

如果签署了,英国民众将面对的是一个更为分裂的社会和更为不确定的经济体;而如果重压之下,英国没有签署,那么就意味着更多的谈判、更长时间的折磨。

无论怎么选择,大英帝国都将面对一个积重难返、进退两难的选择。

>>中国:经济下行,再来一轮4万亿?<<

国外看的差不多了,我们把视线拉回到国内吧。

自从中美贸易摩擦开始之后,各种声音都在唱衰中国经济。而从数据上看似乎也是这样,GDP今年增长减速至6.6%,明年预期只有6%,属1990年以来最低;关于各种刺激计划也在不断的讨论当中,就像2008年金融危机时那样,我们似乎在等待新一轮的四万亿的刺激,然而,这一次真的会有吗?

广州的恒大地产可以说是地产界的翘楚,从2008年的四万亿刺激当中获利颇多,恒大目前在228个城市当中都有项目,而去年一年造的楼够45万个家庭使用,是08年刺激前的45倍。恒大现在不但主营地产,同时还玩转足球俱乐部、主题公园、保险等。

但是,恒大的壮大不是没有成本的,恒大的债务已经飙升至了约1,000亿美元,促使市场的很多机构在做空恒大的股票,而今年恒大的股价同比已经跌了三分之一,这导致上个月发行的新债销售困难。

恒大的情况反应了中国经济从上一轮大规模刺激之后所形成的增长模式:举债。

中国的GDP从金融危机前只占全球的6%一路增长到现在的16%,依靠的就是大量举债,总债务从2008占GDP的150%到今天的250%。

而且很多债务依靠的是体制外的融资,很少受到监管。

这些债务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也造成了很多行业的产能过剩,比如太阳能、钢铁等。

中国政府近几年已经意识到不断增加的债务以及影子银行的问题,逐渐采取了去杠杆的措施以及收紧银根,然而在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之际,这些措施是否还能坚决执行是个很大的问号,已经有迹象显示政府在放松部分管制、以避免经济停滞不前。

然而,市场是冷酷的,今年违约的公司债规模达到了100亿美元之巨、中国公司借美元债的成本也几乎翻了一倍,达到了11%,而恒大在上个月发行的债券收益率高达13.75%。

理想状态下,我们其实是有选择的,比如央行可以降低基准利率以缓解金融系统的借贷成本;减税尤其是公司减税已经在实施过程中;另外就是对待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态度上可以更为公平些、降低国有企业的影响力、给予民营企业一些关键行业的准入,比如能源和金融等。

可以预见的是,大规模的直接刺激不会再有,但局部会放松,同时增长模式会有相应的调整,在面对贸易体系的重大重构之际,内生增长恐会成为长期目标。

>>重新定义“重量”<<

终于到了聊科技这个环节,让我们把俗世的种种先放放,来看一看一个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背后的有趣故事。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平常接触的这些度量单位都是怎么来的?

什么尺、克、米、秒等等,这些度量单位最早的来历说来有些荒诞。比如法国最早用的尺就是查理曼大帝在公元前790年发明的,尺寸就是他的脚的长度,为32.5厘米(我猜应该可能是穿了鞋之后吧),沿用了1,000年,这个比在英格兰沿用至1300年的“比利时国王的脚(Belgic foot)”短了一厘米。

曾经的法国是没有统一的度量系统的,同样描述一个地方的长度,在北方是三千米,而在南方可能指的是六千米,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于是在1668年的时候一位名叫John Wilkins的英国人发明了十进制度量系统,这个系统在法国掀起了热潮、终于在1799年被立法确认,也就是拿破仑皇帝推行的“国际度量单位系统”。

不管是国王的脚还是女王的脚,随着年龄的变化,人家的脚的长度总会变化,这就麻烦了,既然原始的基准都在变,以此建立起的度量系统改如何确立?

就连现代的科学度量系统也是建立在类似的原理上的,比如“千克”这个单位实际上是基于一个保存在法国巴黎的铂铱合金块的重量确定的(称之为“Le Grand K”),这个合金块是1889年的时候依据拿破仑当年确定千克时的那块金属的重量制作的。

但是现在人们发现,即使如此,这个基准仍旧避免不了随着时间而变化的命运,比如这个千克金属块在这些年里就因为不明原因减少了一些重量,这样以来还是没办法回避“基准改变”这个难题。

现在,位于巴黎的国际度量衡局要改变这个情况了;在最基本的七个国际度量单位里已经有三个做过重新定义了,包括时间单位秒、光强度单位烛光和长度单位米,现在另外四个尤其是千克要做重大改变了。

最早的时间秒是以地球绕地轴转动为依据的,现在则是用原子钟为依据,在一百四十万年历,现在的秒都不会有分毫差错;表示光强度的烛光(candela)现在是以光谱中绿色部分的频率来定义的;而长度米则是基于在真空中的光速来确定的。

那么现在如何重新确定千克呢?

方法是基于一个称之为“基布儿平衡”的方法。这个方法的发明人是Bryan Kibble,一位来自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的科学家。

“基布儿平衡法”测量的是平衡一块物体重量所使用的能量,从而从能量的角度来确定一克重量是多少。这其中涉及到一个物理常量叫“普朗克常量”(Planck constant),这个东东是不明觉厉的量子物理中的一个术语,描述的是一个光子的能量和频率之间的关系。

基不儿平衡的玩转过程也很精妙。

首先是把一块确定的质量物体吊放在一个身处磁场的金属线圈内;然后给线圈通电从而产生另外一个磁场,两个交互的磁场会产生一个向上的力将这块物体托起、产生完美的平衡;之后关闭线圈的电源、同时以确定的速度抽离物体,这个举动会在线圈中产生一个反向电压,通过测量这个电压来确定平衡这块物体所需要的能量。

不过,有一点也许你知道,那就是量子物理世界里最著名的“不确定性原理”,现在我们却要依靠不确定的世界来得到一个确定答案了。

>>RuthGates:珊瑚的守护神<<

在我们大多数人的眼里,珊瑚可能就是长在海底礁石上的五颜六色的海草一般的东西,本身应该没有什么神奇的。

然而在英国科学家Ruth Gates的眼里它们是最为神奇的生物。

海藻会寄生在珊瑚虫的每个细胞里为他们提供通过阳光转换而来的糖分并让它们显现出奇妙的色彩,而有的珊瑚则会急速地伸出触手捕捉水中的食物。

但是全球变暖使得珊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因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当中,全球变暖90%都是发生在海洋里,这使得海洋变得更加温热、同时也在不断酸化,这导致了珊瑚和其它暗礁生物的不断死亡,在1998年、2010、2015、2016,越来越频繁地发生了大规模的珊瑚死亡。

我们会为熊猫和热带雨林的生存声援,却鲜有人为珊瑚的生存困境发出声音,而Ruth Gates似乎就是为此而生的。

她在2013年赢得了Paul Allen基金会资助的一万美金、随后与另一位学者共同赢得了4百万美金的资助,他们将这些钱都花在了研究和照顾珊瑚的事业上。

面对珊瑚所处的环境变化,Ruth Gates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始培育可以耐热的珊瑚,可以适应温热环境的珊瑚会被放回暗礁地带。同时她还会搜集珊瑚精子和卵子以帮助它们繁衍。

然而,这些行为被科学界指责为干预自然、加速进化以及破坏了自然的多样性;但是如果不是出于绝望,Gates自己也不愿意这样;最令她失望的是很多科学家会发表长篇大论、与同僚争论不休,但珊瑚却在悄悄地消失,这种消失对人类意味着什么她无从知晓,但她希望尽最大的努力保全一二。

天妒英才,Ruth Gates在上个月25号离世,享年56岁。

【声明】文中所用到的数据与大部分内容均引述自《经济学人》杂志。

本文编辑:幸福投资法

我们为您找寻幸福投资之法,

构建您的专属股市交易系统。

了解更多幸福投资之法,请关注我们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