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见老乡:谷歌的70后CEO在国会山的巧遇

2018-12-21 12:57:19 / 打印

2018年12月20日,星期四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一幕,在美国最高权力机构上的一场交锋中出现了。

那是谷歌的CEO, 桑达·辟柴(Sundar Pichai),在几天前,被美国国会的众议员传唤到他们的司法委员会面前,回答质询。

这不是一场轻松的过场。国会山的一些议员们,总是抱怨他们的名字在谷歌搜索中,经常与负面新闻联系起来,就质疑谷歌搜索算法是否被人为动了手脚;而另一波人,特别关心谷歌在提供免费搜索服务的同时,是否暗中侵犯了网民的隐私权,所以也向辟柴提出了咄咄逼人的问题。

直到一位代表西雅图的议员女士普蕾米拉·扎亚普(Pramila Jayapal)拿起话筒,她首先说谷歌在保护员工权益,反对职场性骚扰方面,走在其他公司前面,值得赞扬和鼓励哇。呃,当然进步的空间还是有的...blahblah,蛮和谐的,想必辟柴的神经终于可以轻松了一下吧。最后女议员结束道:

“你知道吗,咱俩原来都是出生在印度的泰米尔纳德邦的喔。很高兴看到老乡现在都当了谷歌首席执行官了,这表明,尽管社会上对移民有很多杂音,但移民对美国的贡献还是很大的...”(大意如此)。

Pramila Jayapal(左)来自Washington Housing Alliance Action Fund

正如女议员所云,辟柴是一位来自印度的70后,他从印度第一名校IIT(印度理工学院)毕业后,赴美深造。

负笈斯坦福和宾大沃顿商学院,拿到材料科学硕士和工商管理硕士后,于2004进入谷歌。期间以火箭般的速度青云直上,仅仅用了10年多一点的时间就升到了首席执行官的位子,年薪两亿美元。

在公司爬梯子,领导的年龄总是一个的话微妙题。我不禁想到我过去了同事老张,55岁了,有一天他向我抱怨:年纪一大把了,却被比自己小一轮的老板呼来喝去的,滋味真心不好受。我就打开刚刚收到的公司邮件给他看。原来,我们这个在本领域内排名世界前三的大厂,刚刚提名了一个43岁的年轻律师为CEO。我安慰老张说,人家这个43岁的就比你小一轮,可是官儿比你大至少五层以上吧,你还能不服?

辟柴也是一位43岁的CEO,但是作为谷歌的领头羊,他可比笔者前公司那个CEO厉害太多了,有科技网站把他叫做“世界上最有权力的高科技大牛”。

辟柴的神奇之处在于,作为一个材料专业的硬件人员,却在谷歌这个软件世界搞得风生水起,指东打西无往而不胜。

比如,谷歌以搜索引擎为王,微软占领网络浏览器的市场,双方本来各有所长,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目光深远的辟柴,有次和谷歌创始人佩奇闲聊,就大胆提出,谷歌有实力在在浏览器市场吃掉微软的份额。而那个时候Chrome八字还没一撇呢,于是辟柴就领导了Chrome团队。

如今,很多最新应用都是以谷歌的Chrome为平台开发,微软的拳头产品浏览器,反而在很多方家眼里成了陈旧落后的代名词了。

后来,辟柴又领导了谷歌手机业务,借此他又展示了无以伦比的外交和谈判技巧,这是他第二个神奇之处。

和谷歌和三星的合作中,三星有意留一手,开发了自己的平台叫MAGAZINE UX。“一不小心”把谷歌的应用给藏到后台了,这样就逼得用户不得不去熟悉三星自己的软件产品。

谷歌的眼里不揉沙子。他想,你三星靠手机硬件已经赚翻了,怎么还惦记着我们操作系统软件这一亩三分地儿呢?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忘了自个儿当年是怎么对待微软的了。不管怎么说,和三星谈判的重任就落在辟柴的肩上。

这是在三星手机业务掌门申宗均和辟柴之间的一场较量。

没有人知道他俩之间干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三星居然神奇地被辟柴说服,决定淡出MAGAZINE UX的推广,给谷歌让开了大道。

这在世界高技术巨头之间的你死我活的商战中,是一个堪称奇迹的合同,你能想象微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谷歌放弃CHROME吗?

这一仗,奠定了辟柴在谷歌老东家佩奇和布林心目中的地位,铺平了他通往职场巅峰的道路。

辟柴尽管业绩惊人,可是公平地说,谷歌这样藏龙卧虎的地方,并不缺能人来做大事,难,就难在做人。

一个职场铁律是,要做事,就不能怕得罪人,也不可能不得罪人。像有谷歌般规模的大公司,关系网络盘根错节,利害冲突陷阱暗藏;特别是像辟柴这样像坐火箭般蹿升的冉冉新星,必然是众目睽睽,众矢之的。

在职场,做事,难;做事而不得罪人,更难;做大事一件成一件,又被人人爱戴,那才是难上加难。

这就是辟柴的第三个神奇。

辟柴有雄心,有激情,有能力,对公司忠心投入,而同时他又是那么的谦逊低调,没有人感到他的威胁,人人愿意同他携手合作。

辟柴的风格,从他日前在国会山的表现,就可管中窥豹,那是低调平凡甚至到了有点木讷的程度。他操着一口印度口音明显的英文,平稳地应答来自议员们各种角度的质询。波澜不惊、绝无幽默机智可上新闻头条的出彩,这表现让圈外人不禁纳闷,此人何德何能,居然坐到了那个人人眼红的位置上?

国会听证现场

其实,谷歌这次国会山之行,政府是准备把他们放在火上烤的。国会议员们做出了种种指控:在搜索引擎中操纵参数以加入偏见,用户点击时被谷歌故意窃走数据,和不友好国家暗中合作......

这哪一条罪名,要是在听证之后被媒体捅上了头条,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同时,辟柴在三个半小时的应答中,其实绝对有机会运用自己的智商和口才秒杀对手。比如,一位质询者挥舞着IPHONE严厉质问辟柴,为什么自己的小孙女在玩爷爷手机的时候,会意外收到诋毁爷爷的自动信息?

辟柴一个简单的回答:“苹果手机不是我们谷歌生产的”,把对手径直送入抓狂状态,但点到为止,绝不多说半句。

所以,拷问谷歌的听证结束的当晚,谷歌并不在新闻头条,反之,媒体热衷讨论的是议员们的表现是如此的弱智并与时代脱节。看来要火烤别人的反而被烤了。

辟柴比谁都清楚,在这个时刻,谷歌的一言一行都被放在显微镜下观察,不去制造新闻,就是最大的成功。他韬光养晦的太极功夫,让谷歌远离了一次公关危机。

最后,我们再说说辟柴这位泰米尔纳德邦的女老乡,代表西雅图的普蕾米拉·扎亚普女士。她虽比不上辟柴谷歌CEO的光环,但也绝不是一位寻常人士。扎亚普是16岁从印度来美国读了乔治敦大学的本科,地地道道小留一枚。

和辟柴不同,她的英文绝对没有一点口音。其发言之口齿清晰思路流畅,即便是在母语人士中也属于超一流,难怪被党团领袖誉为一颗在“国会冉冉升起的新星”。

和辟柴一样,扎亚普也是移民的佼佼者,她1982来美,熬了快20年才拿到美国国籍,凸显了合法移民奋斗之不易。

辟柴和扎亚普都是印度泰米尔人,由于印度长期的民族和宗教矛盾,他们的家乡在祖国远非祥和之地。就在离辟柴来到美国时间仅两年的1991年,一位泰米尔妇女,在他的家乡泰米尔纳德邦引爆炸弹,把深受爱戴的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炸得身首异处,引发全国的悲伤和愤怒()。

两个背井离乡的人,挥泪告别了故土的亲情,也幸运地逃离了故乡的贫困和动乱。他们在大洋彼岸生根发芽写下传奇,这也许就是美国这个移民国家的活力之所在。

作者文章

moshangUS。并帮加读者群。

欢迎请作者喝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