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什么是汉字研究?

2019-01-20 15:30:26 / 打印

二、什么是汉字研究?

中国光彩集团副总裁徐群贵

【内容提要】汉字和汉语研究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最基本方面,也是中国文化的立足点之一。我们作为十二五期间国家社会科学重大课题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研究课题组专家,有责任、有义务站出来说明白汉字研究和汉语文化走向世界的问题,应该声明汉字和汉语传播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共赢的软实力积极作用。这是中国现代化需要汉字和汉语现代化配套的大势所趋,是中华文化对于人类做出来更大贡献的切入点。

(续接前文)

汉字研究需要独立思考,需要我们每个人自己先有属于自己的观点,不依附于名人明星的背书衬托,才可以彼此交换意见或者说学术交流。否则,自己都是名人明星的言论奴才搬运工,哪里有以文会友的诚意呢?当然,孤芳自赏的首先自己下功夫,形成了系统化的论文,再拿出来奇文共欣赏,就不会有知识产权被侵害的顾虑,毕竟全世界都没办法把私人谈话或者社交媒体的议论纷纷作为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法规判断力证据。所以,关于汉字研究的说三道四,在微信群和推特既不同于维基百科的词条,也不同于百度贴吧和谷歌浏览器,更不是文化沙龙,容易颠三倒四的搞不明白究竟是谁对谁错。只能说“汉字研究”和汉语发展、传播,都需要群策群力,需要集思广益。因为这样的缘故,在每个社交媒体包括QQ群和微信群里,我没有评价任何一个人的“汉字”研究水平,也没有讲过哪一个人的成果,我还不知道这样的群里面有几个人在研究“汉字”?不关心,没必要关心,因为我从来没有去看他们那些东西,为什么呢?原因是我只看汉字学会,和国家汉办、汉字网筛选过的论文,包括书籍,他们那边的一大群专家教授都没评审过的东西,我根本都不看,一方面是我没时间,另一方面是我的专业在计算机软件领域,围绕着课题费越来越多到亿元人民币以上,五百多人的团队都忙忙碌碌,顾不上浏览其他的文献。汉字和汉语研究的专业人士都会主动找我们,因为这方面的经费在我们这里审议,我们的基金会出钱在做这方面的一些事,他们不找我,在我们这里过不了关,就拿不到钱。我们做的有全世界汉学教育的网络大学平台,全世界汉学和汉字方面的许许多多专业人士都知道:这是最大的舞台,失去了就会造成自己的损失。毕竟,就像孔子学院虽然备受西方国家的批评,却是给全世界的搞汉学、汉字和汉语研究、宣传、教育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巨大舞台,有钱有势有学生和老师。我心里很清楚,他们也要奔着经费来。当然在做事方面按照规矩办事情,既然要研究汉字,那就肯定中国在汉学这块的东道主地位无可替代,中国是最有发言权的,汉字和汉语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东西,只是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香港以及华人华裔聚集的欧美发达国家,都在争先恐后的搞研究,我们中国的汉字和汉语研究需要快马加鞭。                       汉字艺术表达方面,还有书法家的作品,等等,都算不上是学术研究成果,应该有分门别类的基本常识。所谓的“汉字学”本身,在全世界还没有被承认,因为“学科”的评审与认定,在全世界是有自己的学术标准,不是某个人想当然的事。

放下包袱,面对现实,团结一致向前看,这是改革开放政策给予了汉字和汉语研究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机遇,倘若是在此之前,扪心自问右派分子究竟是说出来了多少要比我今天的语言更加尖锐的观点呢?没有,应该说没良心的人总有一天原形毕露,那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话语权是别人拿着生命争取来的。所以,那种对于复古情有独钟的人,只配当太监,没有人格和逻辑讨论汉字。拿着“永恒”这种字眼,来做学问,本身就是在背叛学术研究的“一切成果都是阶段性的”,没有永恒。汉字没有万变,不存在所谓的不离其宗。也没有这种”宗”,谁能说出来这种“宗”的具体外延与内涵,就在这里摆出来,让大家看看。现在的汉字和汉语是相辅相成的,离开“白话文”的汉语,去东拉西扯古代的“汉字”,本来就是愚昧无知。总是想着复辟古汉字的人,就不要说白话文,就拿着古汉语在这里自始至终说到底,就在生活当中也如此。否则,表里不一,如何做学问呢?割裂汉字和汉语的关联度,是现在的汉字研究方面,有些人哗众取宠的诡辩论致命伤,抬出来的是古代汉字优越性,说出来的是白话文,牛头不对马嘴。这种人,一辈子皓首穷经,也是老牛拉破车的走在弯路上,蹉跎岁月,虚度人生。                          汉字研究的瓶颈,就是装逼的人太多了,不实在。装模作样的搞神仙问题,不愿意面对现实,装模作样的假装研究,结果呢?就是装逼把自己装进去了,死路一条,一辈子也干不出来真才实学的东西,只能是假模假样的瞎忽悠自己。汉字的发展早已经是在“组词”的层面,制造“字”的做法,需要探索发现,但是如果把汉字限制了,不像英语等等全世界的语言那样能够不断的产生新的“单词”,就会让自己失去与时俱进的能力。这是缺点,不是优势,没必要把抬杠当成自己的强势,这不是做学问,是在瞎折腾。

表面上,汉字做为意符可与时俱进表达新概念新内涵丰富而仅五千字即可,而英语则不断造新词⋯⋯二三万用词表达都不止,从此角度比较研究……中英双语才是王道。可是,“双语幼儿园”的实践证明,这是错误的路线图,原因是你知道汉字的谬论有多少吗?电脑,是汉字的“电”与“脑”的结合,在翻译过程中,就是说不通的,汉译英,与英译汉,两者之间的路子都没办法良性循环。只有通过英语跟汉语的科技翻译,才知道汉字的落后,有时候就是汉语的名词,或者说词语,跟“汉字”之间的推导,不敢打破砂锅问到底,就是让外国人瞠目结舌的这种无逻辑性状态。例如,“电”能够有“脑”吗?电的脑子是什么啊?外国人糊涂了。于是,外国人的汉学家说:算了吧,不要再说了,这种讨论太累了,坐井观天的思维方式,让你对牛弹琴,那是你作为人的错,不是牛的错误。不说了,行吗?中国特色的汉语语言文学专家就会说:旁观者清,一个美籍华人,从小不会说汉语。然后,他以民族情结,来学习汉语,结果就是蒙头转向,哈哈,他的深有体会,启发了我,让我相信,只有一个从来没有汉字基础的外国人,对于汉字的学习过程,才是我们研究的切入点。我们中国人是在生活当中学会了自己的民族语言,而外国人不是,他们是在课堂上学习汉语,就像我们的中国人学习英语,只有在英语国家,才是最快的。语境,是什么?它背后的“文字”和“语言”在人类大脑当中的作用机制是什么?这才是我们真正的问题,这就是汉字的认识论哲学问题。

恰恰是在这样的哲学认识论层面,我们才不能不联想到法国教育家琼·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那是婴幼儿阶段上的育儿教育科学成果。在这里,音乐和动画对于孩子的智力发育至关重要,即便是我们坚定不移的认为汉字艺术表达方面,还有书法家的作品,等等,都算不上是学术研究成果,应该有分门别类的基本常识。所谓的“汉字学”本身,在全世界还没有被承认,因为“学科”的评审与认定,在全世界是有自己的学术标准,不是某个人想当然的事。我们必须承认艺术性的通情达理路线图,是人类学习的第一路径,这也是机器人永远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都坚信机器人不会超过人类。这方面的2048年全世界“汉字”研究,基本上都是脱离了汉语的认识论探索发现,许许多多的专论文在以爱国主义进行强词夺理,自我标榜,都是被学术界瞧不起的,都是历史的泡沫。

于是,我认为,关于汉字的讨论,应该明确两种不同的大方向:1宣传和教育普及,2学术研究。应该说,这个群里的讨论就没有在学术研究的专业层面进行,我们的汉字网也正在改版,处于年底的休眠状态。但是,我们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平台上搞了“汉字源远流长”的表演剧目,社会效果比较好,经济效益也可以,打算在国际上巡回演出。现在是大家都在忙忙碌碌过春节的事,定位也有很多事情要年底处理了。汉字,如果被作为主题公园的内容,并且向特色小镇扩展,河南省安阳市跟我们商量的次数太多了,他们有现成的《中国汉字博物馆》,省政府和市政府领导拍胸脯拿钱十亿元办事,其实就是东拼西凑,地方政府早已经负债累累。好的地方是国家文化和旅游部的“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耿莹比较积极支持,我们的“汉字网”也在那里被人家送给了办公室和车辆等等配套设施,全力以赴支持我们的“汉字学术研究”活动。于是,孔子学院在全世界推广“汉字”和汉语文化教育,也是国家教育部的重点项目,是国家汉语汉字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核心工作,北京语言大学在做具体的事。然而北大清华复旦大学等等都不愿意被坐冷板凳,因此就需要给全世界的《孔子学院》和“孔子大讲堂”建立一个《中国大本营》,实际上肯定就是“汉语汉字走向世界”的大后方“总部基地”,理所当然的就是“汉语汉字国际文化教育和学术交流中心”,就是需要形成一个特色小镇,斥资百亿,在全世界无与伦比,难怪河南省政府要比陕西省政府积极一万倍,安阳市政府更是一马当先。说到这里,宁强县和汉中市的竞争力,实在是就目前的基础和财力,不敢跟安阳市比干劲。当然,宁强县包括青木川古镇的发展研究,现在也告一段落。关键在于“汉字”和汉语方面,我们做的是学问,就不是拿任何个人来说事,即便是你搞了一辈子,就像中国的汉族已经把汉字和汉语搞了五千年,超过了一百辈子、一千多辈子,也是在学术研究方面,落后于外国人。民间的一些人把“汉字”当成了哗众取宠的工具,彼此吹捧和抬举,忘记了假的就是假的,不够学术水平,你别说自己搞了几十年,祖祖辈辈前赴后继搞100辈子,搞一两千年,也是空的,也是没用的东西。这方面,秦始皇统一汉字汉语和度量衡,一直到现在,中国的体制有真正的变化吗?没有。语言文字的进步才有生命力,帝王将相这一套惨无人道,却是在中国依然如故。两千多年来,围绕着汉字和汉语的研究、推进,这些专家教授,都干了什么呢?效果在哪里?汉字和汉语的现代化有了什么成果?有什么文明的,和现代化的进步?没有,仅仅是简化字的出现和谈论,就已经被疆化了。

(未完,待续)

中国光彩集团副总裁徐群贵教授

2019年1月19日